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塞上闲人

把快乐记下,把幸福留住;把情感记下,把爱心留住;把生活记下,把生命留住……

 
 
 

日志

 
 

2017年4月9日   

2017-04-09 15:33:0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伊沙的诗:

《怀念一位前诗人》

他很有语言天赋
但并未体现在
当年的写作中
仅仅展现在口头上
有一次我们一起看黄碟
(当年难得的享受啊)
他说:“白种女人的B
跟咱们的女人不一样
就像炸开了一样……”
一转眼
二十年过去了
当年难得的享受
如今已成家常便饭
我不知看过多少次
几乎每一次
我都会想起
“炸开了……”
我都会为他惋惜——
当年,在他还来不及
在诗里“炸开了”的时候
(我多次提醒过他)
他已经枯萎了

《偷情者》

他说他最大的快乐
并不在跟她做爱
而是在此之前
在其家中的卧室
在床上
一把拉开
床头柜的抽屉
取出
她老公的保险套
撕下包装
吹一口气
给自个儿戴上

《车过黄河》

列车正经过黄河
我正在厕所小便
我深知这不该
我应该坐在窗前
或站在车门旁边
左手叉腰
右手作眉檐
眺望像个伟人
至少像个诗人
想点河上的事情
或历史的陈帐
那时人们都在眺望
我在厕所里
时间很长
现在这时间属于我
我等了一天一夜
只一泡尿功夫
黄河已经流远

沈浩波的诗:

《一把好乳》

她一上车
我就盯住她了
胸脯高耸
屁股隆起
真是让人
垂涎欲滴
我盯住她的胸
死死盯住
那鼓胀的胸啊
我要能把它看穿就好了
她终于被我看得
不自在了
将身边的小女儿
一把抱到胸前
正好挡住我的视线
嗨,我说女人
你别以为这样
我就会收回目光
我仍然死死盯着
这回盯住的
是她女儿
那张俏俏的小脸
嗨,我说女人
别看你的女儿
现在一脸天真无邪
长大之后/肯定也是
一把好乳

《强奸犯》

他猛扑上去
一把撕开
这可怜女人
的衣衫
天哪
他惨叫一声
又是一个
平胸

《棉花厂》

姑娘站在小旅店的庭院深处
一棵大树底下
小马说:姑娘,把头抬起来
他用手托起姑娘的下巴
又摸了摸她的胸
然后说:就是她了
小马在里面打炮,我和小张
在外面等
老板娘对小张说:今天得收60块
“这是棉花厂的小姑娘
才17岁”
我说:棉花厂的?
老板娘说:我这里不光有棉花厂的
还有服装厂,和酱油厂的

尹丽川的诗:

《爱情故事》

你说今晚,让我呆在里面
多么舒服。它就该呆在你里面
它就是你的…
你叹口气说完,打起了呼噜
我整夜失眠。它在我体内
它不是我的。我多了个东西
我感到我多了个东西
我想到我多了个东西
只有这个东西…
我在清晨
叹了口气。你抽出你的东西
你拿走我多余的东西…
你不再回来。我的完整
被多余破坏。少了一件东西…
我的肉体,空出一块荒
尽管这不是我的东西
它也不再是你的东西
尽管你继续使用着它…
带着我的气味和温度…
孤零零地垂着,你又有什么办法…
你煞费苦心地安置
比如一个名叫妻子的洞
比如若干名叫小姐的洞
还有你的手指,以及未来情妇的嘴唇…
那也没什么用了…对你
它终归成了一件多余的物事…
失眠的夜,我已偷走它的体积
却没能留住它的重量。此后,
我空空荡荡,直到老去

《情人》

这时候,你过来
摸我、抱我、咬我的乳房
吃我、打我的耳光
都没用了
这时候,我们再怎样
都是在模仿,从前的我们
屋里很热,你都出汗了
我们很用劲儿。比从前更用劲儿。
除了老,谁也不能
把我们分开。这么快
我们就成了这个样子

《花天酒地》

我的男人在花天酒地后
成了我的男人;情人也大多如此
每一场花天酒地,都不想回家
让我的皮肤粗糙,好久没见过早晨
深夜是谁和我爱过一次
中午我实在想不起来
下午我立誓做个良家妇女
晚上我更加花天酒地
反正总得回家,我真的不是

对伊沙的评论:

解构主义是伊沙诗歌的重要特点,在《车过黄河》里有上述表现。而作为第三代诗歌语言的集大成者,伊沙的语言,也很有特点。伊沙自己也说“自朦胧诗后具有进步写作倾向的第三代诗人的佼佼者,被我偷遍了”,“对母语有抱负的诗人将改造它,将其从词语的采石场中拉出来,恢复其流水一样的声音的本质”,他追求效果,即要求创作的欢乐,又要体现处他独有的锋利、速度和爆发力。“只一泡尿功夫/黄河已经流远”,将奔流不息的天上之水的速度和爆发力与自己的小便联系在一起,体现了他解构的锋利。伊沙诗歌语言的重要特点还在于他的口语化---从群众中来,到群众中去。他习惯将生活中惯用的东西,写入诗歌,来表现自己的诗歌观点。他诗歌中对恶俗形态的取材,以及仿拟性表述中充斥着低级趣味的、入木三分地谐谑性情态刻画,达成了对于阅读的强刺激,并构成了另外一种社会档案或稗史。在《车过黄河》里,伊沙用的是自己的小便,这种恶俗形态、低级趣味的东西,表达的解构之意,而且用生活中常见的动作“我应该坐在窗前/或站在车门边/左手叉腰/右手做眉檐”让人很容易的就可以想象处诗人当时的形象。

对沈浩波的评论:

女诗人、评论家吕约说,作为诗人的沈浩波喜欢暴露自我,用最大规模的词语、最大能量的词语来塑造这样一个自我形象,他是最喜欢高声谈论自我的诗人之一。吕约分析,沈浩波的诗歌之所以具有这些特征,第一种情况是自我遭到外部世界压制的时候,就要强化对自我的确认,这个方式通过恶的形式,把“恶”美学化,这尤其可以解释“下半身”时期的沈浩波;第二种情况是统摄自我的主体已经土崩瓦解了,面临自我认同的危机,只有通过一种象征仪式来重新确认自我,至少是达到一种自我的暂时确认。

对尹丽川的评论:

解读尹丽川及其诗歌中的身体写作却是一道难题。这不仅是因为尹丽川因其惊世骇俗的“下半身”诗歌写作而在当代诗坛上备受争议,更主要的是她的诗歌文本从诗歌观念本身到艺术创作风格都与传统诗歌发生了深刻的断裂与转型,致使传统的诗歌批评话语在此失语。但是,忽略尹丽川来评价当代诗歌尤其是女性诗歌将意味着会造成特定时段诗歌史论的偏颇和失实。因为在某种程度上说,尹丽川和她的诗歌写作正体现了当代诗歌和文化转型的态势,甚至在某种意义上说,只有她才更好的体现了当代诗歌所表现的大众文化的解构主义写作精神。从这个意义上说,尹丽川和她的诗歌不仅反映出了当代诗歌的转型,而且也正鲜明的折射出正在变异着的当代大众文化的解构主义思潮精神。



《乳房上的十字架》沈浩波

他把我的一句诗
翻译错了
女诗人正在吐槽她的
英文翻译
我写的是
胸口的十字架
她用手
在胸口比划着
他翻译成了
乳房上的十字架
怎么会是乳房呢?
乳房上
怎么会有十字架呢?
她一边说
一边用食指
在右侧
跳动的乳房上
画了一个
十字

(点评:一首非常有趣的诗,至少在三个层面上都非常有趣。首先是误译上的有趣,往大里说两种语言、两种文化之间的沟通交流很难避免出现问题,尤其是诗歌,作为文化里最高的语言艺术,忠实的移译简直是不可能的,故而会有这种说法“诗歌是翻译中丢失的东西”。此诗倒像是证明了翻译可以创造出新的诗意,尽管在学术层面我们不能不承认这是一种错误。翻译虽然错了,但此诗却写对了。这第二个层面的有趣就在诗人的眼中,就在这个男人(请注意,误译者也是个男人)的眼中,他肯定先已想象了那个画面,接着就看到了女人在自己乳房上画的十字,这就把不可能的变成了可能,甚至变成了眼前的现实。女人在做那样的动作时肯定是无意识的,而男人却对一种性感的画面特别敏感,一下就捕获了。第三就要说到异质物象的有趣并置了,十字架和乳房,虔诚与性感,宗教与世俗,这样本来相距遥远的事物竟然可以有一种亲密接触,这其间的巨大张力带来一种新鲜的诗意。)
  评论这张
 
阅读(1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