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塞上闲人

把快乐记下,把幸福留住;把情感记下,把爱心留住;把生活记下,把生命留住……

 
 
 

日志

 
 

布考斯基的诗(十八首)   

2017-03-14 15:02:0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布考斯基的诗(十八首)

  《问题和答案》
  
  在夏日夜晚的房间,他赤裸着
  喝酒,将一枚刀片
  在手指上试了试,面带微笑,想着
  他收到的所有来信
  告诫他
  生活的方式和写作的
  意义——
  它使它们始终锋利,当
  一切似乎
  真的
  绝望。
  
  将刀片竖在桌上,他
  用手指弹它
  而它旋转
  一个飞快闪烁的光圈
  出现在灯光下。
  
  到底需要拯救谁
  我吗?他
  想。
  
  当刀片停止旋转
  答案来了:
  你将不得不
  拯救自己。
  
  依然面带微笑
  a:他点燃一根
  香烟
  b:他又倒了
  一杯酒
  喝
  c:让刀片
  再一次
  旋转。
  
  
  《妓女,卖墨西哥煎玉米卷的,公交司机,警察,杀手,门卫,高中教师,牧师和清洁工》
  
  被别的诗人不断攻击
  是你成功的标志。
  收到自称是20岁处女的
  女人的来信
  是你成功的标志。
  
  不攻击别的诗人
  不给20岁的处女回信
  是你成功的标志。
  
  这不会让诗人和评论家
  有发言权
  这会让更多的人有发言权
  即使大多数人往往
  错误。
  
  这会让更多的人
  指出
  而你已经找到他们:
  他们会购买、阅读你的著作。
  
  即使你没有
  为他们
  写作
  他们也会指出。
  
  这对我是明智的
  就像其它任何
  方式。
  
  
  《不跟任何人坐在苹果树下,就我一个》
  
  选择是成功的一半
  道路通向
  胜利;
  另一半则是
  无动于衷,对于
  你自己。
  
  一方面
  你可以
  畅所欲言
  另一方面
  你没
  这个
  必要。
  
  问题
  在你
  自己。
  
  
  《喂!你好吗?》
  
  这种活着的担心他们有:
  死了。
  
  至少他们没有走到大街上,他们
  小心地呆在家里,那
  苍白的愤怒独自坐在他们的电视机前,
  他们的生活充满了罐头,支离破碎的笑声。
  
  他们理想的邻居:
  车停着
  绿草坪
  小院子
  小门打开又关上
  当他们的亲戚来时
  整个假期
  门紧闭着
  在这渐渐死亡的死亡背后
  在这依然活着的死亡背后
  在你平凡安静的附近
  曲曲折折的街道
  痛苦
  混乱
  恐怖
  惊惧
  无知。
  
  一只狗站在栅栏那边。
  
  沉默的人在窗口。
  
  
  译注:充满罐头(full of canned):电视台在喜剧节目时,经常在“观众应该笑”的片段插入事先录好的笑声。这种机械的笑声,是美国电视最早使用的,美国人把它叫作 canned laughter(罐头笑声)。
  
  
  《完了吗?》
  
  批评家们现在说我
  喝着香槟
  开着宝马
  还娶了
  费城高级住区的
  交际花
  这当然是想阻止我
  写我朴实
  而肮脏的东西。
  或许他们说得
  没错
  我可能变得
  更喜欢他们
  就像你
  了解的那样
  我快要死了。
  
  走着瞧吧!
  但别把我埋了。
  不必担心,如果我和西恩·潘
  喝酒
  我只是在定义诗
  因为他们拿走了
  键盘。
  在这漫长的战斗之后
  我没想着
  早死
  或者晚死。
  或者心满意足。
  
  
  译注:西恩·潘(Sean Penn,1960——),美国电影演员。麦当娜前夫。布考斯基的忘年交。曾参演纪录片《布考斯基:生来如此》(Bukowski: Born Into This World) (2004)。2003年、2009年分别凭借电影《神秘河》和《米尔克》夺得奥斯卡最佳男主角奖。
  
  
  《变质》
  
  一位女友进来
  帮我架起床
  将厨房地板擦洗打蜡
  擦洗墙壁
  用吸尘器打扫地面
  清洗卫生间
  浴缸
  擦洗浴室地板
  帮我剪短我的脚趾甲和
  头发。
  
  然后
  同一天
  水暖工来装上厨房和卫生间的
  水龙头
  煤气工装上煤气灶
  电话工装上电话。
  现在,我坐在这完美之中。
  四周安静。
  我已和三位女友全断绝了关系。
  
  当一切那么混乱,我的感觉
  其实更好。
  这得花费好几个月时间才能恢复正常:
  我甚至找不到一只蟑螂来谈心。
  
  我已失去我的节奏。
  我睡不着觉。
  也吃不下饭。
  
  我的肮脏全被
  抢走了。
  
  
  《伟大的懒汉》
  
  我是一个天生的懒汉
  我喜欢躺在床上
  穿着汗衫(当然是
  脏的,还有香烟烧出的
  破洞)
  鞋子脱了
  啤酒瓶在手
  妄想打发一个
  难耐的夜晚,和身边
  一个女人说话
  她在地板上走来走去
  抱怨这抱怨
  那,
  我打了一个
  响嗝,说:“嘿,你不
  喜欢?那你给我
  滚吧!”
  
  我真的爱我自己,我
  真的爱我的
  懒,而
  她们看来也是:
  总是离开
  但几乎
  总是
  再一次
  回来。
  
  
  《兴奋剂》
  
  幻觉是,你确实
  在读这首诗。
  现实是,这比
  一首诗
  更多。
  这是一把乞丐刀。
  这是一支郁金香。
  这是一名士兵前进
  穿过马德里。
  这是你临终
  在床上。
  这是李白在地下
  大笑。
  这不是一首该死的
  诗。
  这是一匹沉睡的马。
  你脑中的
  一只蝴蝶。
  这是魔鬼的
  把戏。
  你没在一页纸上
  读它。
  是纸,在读
  你。
  感觉到了?
  它像一条眼镜蛇。像一只饿鹰在房间盘旋。
  
  这不是一首诗。诗沉闷乏味
  使你昏昏欲睡。
  
  这些词语逼迫你
  进入一种新的
  疯狂。
  
  你已得到保佑,你已被逼进一个
  让人眼花缭乱的
  光区。
  
  此刻
  大象和你
  做梦。
  空间的弯曲
  弯曲和
  大笑。
  
  此刻,你可以死去。
  此刻,你可以死去就像
  人类注定
  死去:
  伟大
  胜利
  听见音乐
  化为音乐
  咆哮
  怒吼
  狂笑。
  
  
  《对圣佩德罗发火》
  
  我跟我女人说,“杰弗斯是
  伟大的诗人。你听听这个标题:
  对太阳发火。你不觉得
  这有多么了不起?”
  
  “你就喜欢没用的东西。”
  她说。
  
  “那当然,”我答应着,饮尽了
  我的酒,又倒了一杯。
  “杰弗斯有首诗,不是太阳那个,
  说一个女的肏了一匹马,因为
  她男人太没用。说的
  跟真的一样。后来她男人出去
  杀马,结果马
  杀了他。”
  
  “我从来没听说过杰弗斯,”
  她说。
  
  “那你听说过大瑟尔吧?杰弗斯
  之于大瑟尔就好比D.H.劳伦斯
  之于陶斯。当一个
  伟大的作家把他
  生活的地方写进作品,连恶棍都会进来
  接管它。”
  
  “感情你写的是圣佩德罗,”
  她说。
  
  “对了,”我说,“你最近看
  报纸没有?有人打算
  在这儿建一个码头,世界上最大的
  码头,几十亿美金呢,
  将来这儿会是一个超级购物中心
  游艇、公寓到处
  都是!”
  
  “想想,”我女人笑着说,“你在这儿
  才住了三年!”
  
  “我还是认为,”我说,
  话说回去
  “你应该读读杰弗斯。”
  
  
  译注:
  1.杰弗斯(Robinson Jeffers,1887-1962),美国西海岸诗人。
  2.圣佩德罗(San Pedro),位于美国加州西南沿海,布考斯基曾在此居住。
  3.大瑟尔(Big Sur),位于美国加州中部西海岸,杰弗斯曾在此居住。
  4.陶斯(Taos),美国新墨西哥州北部城市,D. H. 劳伦斯曾在此居住。
  
  
  《我想推翻政府,但我放倒的仅仅是别人的女人》
  
  30只狗、20匹马上的20个男人追赶1只狐狸
  请注意,他们这样写,
  你是一个国家的上当者,教会的上当者,
  你在做妄自尊大的梦,
  读读你自己的历史,研究一下货币制度,
  要看到种族战争已经存在了23000年。
  
  嗯,我记得20年前,我和一个犹太裁缝坐在一起,
  他的鼻子就像瞄准敌人的大炮;还有一个
  意大利药剂师,他住在城市最繁华地段的
  一套豪华公寓里;我们密谋推翻
  一个摇摇欲坠的王朝,那裁缝往背心上缝扣子,
  那药剂师用他的雪茄戳我的眼睛,照亮了我,
  一个摇摇欲坠的王朝,总是尽可能地举杯,
  博学,饥饿,闷闷不乐,但实际上
  一片充满活力的屁股便可以解决我所有的怨恨,
  但我涉世未深;我听从我的意大利人和我的犹太人
  我们沿着漆黑的巷道一起走出去,咂着借来的卷烟
  仿佛瞧见整片房子在火焰中坍塌,
  但是在那儿我们失去了机会:我们不是十足的男人,
  足够强大或足够渺小,
  或者我们只是想聊聊我们的厌烦,所以无政府状态
  成了灰,
  犹太人死了,意大利人大怒,因为我和
  他的
  女人躺在了一起,当他去药店那会儿;他不在乎
  他自己的政府被推翻,而她轻易推翻了,而
  我有些后悔:孩子们在另一间卧室睡着了
  但后来我在扯淡的游戏中赢了200元,搭一辆公车去新奥尔良
  我站在角落里听着从酒吧里传来的音乐
  然后我走进那酒吧,
  我坐在那儿想着死去的犹太人
  他的所做作为如何被看做扣子和闲话,
  他如何让位,尽管他比我们任何人都强大
  他让位,因为他的膀胱不行了,
  而这也许拯救了华尔街和曼哈顿
  拯救了教会、中央公园、罗马以及
  左岸,而药剂师的女人,招人喜欢,
  她厌倦的炸弹在枕头下连同嘶嘶作响的教皇,
  她有着非常美妙的身材,非常棒的双腿,
  但是我猜她的感觉和我一样:软弱不是来自政府
  而是男人,一次一个,男人永远不像他们的想法
  那样强大
  想法是政府,已经变成了男人;
  所以凭着溢出的马丁尼从沙发上开始
  在卧室里结束:愿望,革命,
  还有浑话结束,记忆在风中喋喋不休,
  喋喋像军刀,嘶哑如大炮,
  而30只狗、20匹马上的20个男人追赶1只狐狸
  穿过阳光下的原野,
  而我起床,打哈欠,挠挠肚皮
  知道很快,很快很快,我会再一次
  酩酊大醉。
  
  
  译注:
  1.23000年(23,000 years old):20匹马,30只狗,再加上1只(one )狐狸这个0,是23000。历史的数字化戏谑。
  2.女人(wife):诗中描写“我”和一个犹太人、一个意大利想推翻政府,但最终犹太人死于膀胱病,“一次一个”,“我”先后放倒了他们的女人。
  3.“犹太人死了,意大利人大怒,因为我和他的女人睡在了一起”(and the Jew died and the Italian grew angry because I stayed with his wife):这里故意写得含糊,没有点
  
  明是谁的女人,为下文伏笔;和犹太人的女人的关系明写,和意大利人的女人的关系暗写。
  4.马丁尼(martini ):源自意大利的名酒,调法最多的鸡尾酒,高达200多种,被誉为“鸡尾酒中的杰作”,“鸡尾酒之王”。
  
  
  《有种的收音机》
  
  那是在科罗纳多街的二楼
  我常常喝醉酒
  把正响着的收音机
  摔出窗户,当然
  它会砸碎玻璃
  而收音机在下面的屋顶上
  依然响着
  我对我女人说
  “啊,多么了不起的收音机!”
  
  第二天早上,我从合叶上
  取下窗户
  把它拿到街上
  交给玻璃工人
  他会装上另一块玻璃。
  
  每次喝醉酒
  我都把那个收音机从窗户摔出去
  它在下面的屋顶上
  依然响着——
  一个不可思议的收音机
  一个有种的收音机
  每天早上我会把窗户
  拿给玻璃工人。
  
  我记不清最终它是怎么完蛋的
  尽管我想过
  后来我们搬走了。
  楼下一个女人穿着泳衣
  在花园里干活
  他丈夫抱怨因为我他
  没法睡觉
  所以我们搬走了
  去了另一个地方
  我也忘了继续把收音机摔出窗户
  或者,我再也
  不喜欢那样。
  
  我倒是念念不忘,那个穿着泳衣
  在花园里干活的女人
  她用铲子使劲儿挖着
  将她的屁股高高撅向天空
  而我总是坐在窗口
  看着阳光普照万物
  
  那时音乐响着。
  
  
  《自我进化》
  
  起初的大事好像是日
  接着——社会意识
  然后素养知识
  再往后
  有些陷入宗教
  其他的迷恋艺术。
  之后开始赚钱
  等到赚了钱
  又假装
  钱不是那么回事。
  这时注重健康、爱好
  和旅行,最后只是呆坐着
  寻思着若有若无的东西
  在花园里生根
  讨厌:苍蝇,噪音,坏天气,蜗牛
  粗鲁,意外,新邻居
  老朋友,酒鬼,大麻,性交
  唱歌,跳舞,暴发户
  邮递员和杂草。
  就这样心烦意乱地
  等死。
  
  
  《什么使然》
  
  很难说清,我是说那人是谁
  总之,在一个巨大的空间中,他坐在
  一把椅子上,穿着制服,红色外套,他的工作是
  检查那些来来去去的人的
  手印,那里有一盏灯,总之将
  手放在下面,手印(仿佛上帝的
  工作)就会显现,当我将手放在灯下
  那人问道,“听着,你叫什么名字?”
  “汉克,”我回答
  “听着,汉克,”他问,“是什么使一个人成为
  一个作家?”
  “哦,”我说,“这简单,你要么
  在纸上写下,要么从桥上
  跳下。
  作家是绝望的人,当他们结束
  存在的绝望,他们也便结束存在的
  写作。”
  “你绝望吗?”
  “我不知道……”
  我径直走了,当我上了自动扶梯
  我看见他坐在那儿,也许在想可能的
  胡话,他要我推荐一些特别的
  流派,特别的途经,就像某种途经可以获得的
  红色外套,这不是一件能带来灵感的工作
  如同设计桥梁,或者向最强的运动员
  击球,但是
  他没有足够绝望,绝望不闻不问
  只管做
  在自动扶梯顶端,我推开玻璃门
  走进去,像我平常的所做、所想,狗娘养的
  我其实该问问他的名字,可又觉得
  于他于我都不好,但是几分钟过去
  我忘了他的情形
  而刚才恰恰相反
  他看着灯下那么多的私人印章
  我看着赌金揭示牌和马还有
  绝望的人们
  绝望在所有错误的
  途径中,错误的
  行动中。
  
  
  《冲澡》
  ——这并非全部,但整个过程就是这样
  
  完事后我们喜欢冲个澡
  (我比她更喜欢热水)
  她的脸总是柔美、宁静
  她会看着我,我先
  是用肥皂涂抹我的老二
  抬起老二
  揉搓着睾丸
  再清洗老二:
  “嘿,这家伙依然坚挺!”
  接着冲洗阴毛
  腹部,背部,脖子,腿,
  我咧嘴笑着
  然后我开始洗她……
  先是阴部,我
  站在她背后,我的老二在她的屁股缝里
  我轻轻把肥皂抹在她阴毛上,
  很舒缓地洗着,
  我流连忘返几乎忘了时间,
  接着,是腿,屁股,
  背,颈,我扳过她,吻她,
  给乳房抹上肥皂,还有腹部,脖颈
  弯曲的腿,脚踝,脚
  而后又是阴部,祈求上帝保佑……
  我又吻了一下她,她先出去了
  擦拭着身子,时不时唱歌,而我还在洗
  放出更热的水
  感觉爱的奇迹,美妙的时光
  之后才出去……
  这常常发生在下午三四点钟,四周安静,
  我们穿衣,谈论着还有别的什么
  可能要做,
  而我们已经一起解决了大部分
  只要这些事情需要解决
  女人的历史和男人的
  历史,对每个人都不同
  对我也一样,它的辉煌足以让人记住
  过去痛苦的回忆、失败和不幸:
  当你抹平它
  缓慢、轻易地抹平
  自会得救,但愿我死于睡梦,而非死于
  醒着的生活,阿门。
  
  
  《记忆中的笑》
  
  我们养了金鱼,它们在桌上的盆里
  游来游去,那儿,厚厚的窗帘
  遮住了观景窗
  我的母亲,总是笑着,希望我们
  都高兴,“高兴点,亨利!”,她说
  对:高兴就好,如果你
  能
  可我的父亲依然打我们,一星期几次
  怒火中烧于六英尺两英寸的身躯,因为
  他不明白,是什么从内部攻击他。
  
  我的母亲,可怜的鱼
  想高兴起来,一周挨打
  两三次,还让我高兴:“亨利,笑一笑!
  为什么你一直都不笑?”
  
  然后,她笑,笑给我看,这是
  我见过的最悲哀的笑
  
  有一天,金鱼死了,五条全死了
  它们侧着身子,漂浮在水面上,眼睛
  依然睁着
  我的父亲回到家,把它们扔给
  厨房地板上的猫,而我们看着,我的母亲
  笑着。
  
  
  《在我窗外读《圣经》的超短裙少女》
  
  星期天,我正在吃一个
  柚子,一座俄罗斯正教会
  教堂,通向
  西边。
  
  她肤色黝黑
  一个东方少女
  棕色的大眼睛自上而下
  读着《圣经》。一本红黑色的
  《圣经》,当她读着
  她的腿不停地晃动,晃动
  好像一边跳着节奏缓慢的舞
  一边读着《圣经》……
  
  长长的金耳环
  手臂上两个金镯子
  身上是超短裙,我想
  那紧裹她身体的衣衫
  是最轻柔的黑色衣衫
  如波起伏的身姿
  修长、金色的双腿沐浴在阳光下
  
  不能逃脱她的存在
  没有丝毫的欲望去……
  
  我的收音机正播放着交响乐
  她听不见
  但她的动作完全
  和交响乐的节奏
  一致……
  
  她是黑色的,她是黑色的
  她在读上帝。
  我就是上帝。
  
  
  译注:最轻柔的黑色衣衫(the lightest of tans is that cloth),是黑色衣衫仿佛又是少女黝黑的肌肤,诗人故意写得含糊,似乎少女没穿内衣,让人浮想联翩。
  
  
  《蓝鸟》
  
  在我心里有一只蓝鸟
  想要出去
  但我对它很粗暴
  我说,呆在那儿,我不会
  让任何人看见
  你。
  
  在我心里有一只蓝鸟
  想要出去
  但我给它灌威士忌,让它
  吸烟雾
  妓女、调酒师
  杂货店的伙计
  永远不知道
  它在
  那儿。
  
  在我心里有一只蓝鸟
  想要出去
  但我对它很粗暴
  我说,
  继续呆着,你想扰乱
  我吗?
  你想搞砸
  我的作品吗?
  你想让我的诗集在欧洲
  卖不动吗?
  
  在我心里有一只蓝鸟
  想要出去
  但我很聪明,只让它
  夜晚偶尔出去
  当所有人都睡着了
  我说,我知道你在那儿
  所以不必
  伤心。
  
  然后我带回它
  但它的歌声很小
  在喉咙里,我没有很快让它
  死
  我们睡在一起就像
  因为
  我们
  秘密的协议
  它很好,足以
  让一个男人
  哭泣,但我不会
  哭泣,你
  呢?
  
  
  《押韵的诗》
  
  金鱼通宵吟唱,伴着吉他
  妓女随星躺下
  妓女随星躺下
  
  对不起,先生,我们4:30打烊
  除非你母亲的衣领脏
  妓女随之躺下
  妓女随之躺下
  
  对不起杰克,你不能回家
  因为我已爱上另一个傻瓜
  3/4意大利,1/2日本人
  妓女躺下
  妓女随之
  躺下
  评论这张
 
阅读(1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