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塞上闲人

把快乐记下,把幸福留住;把情感记下,把爱心留住;把生活记下,把生命留住……

 
 
 

日志

 
 

那时  

2016-04-17 06:08:40|  分类: 诗作原创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那时,我们还很小
那时,整个村子都很穷
那时,看不出他有多老
像是五十多岁,也像是六十多岁
他是来自离我村不远
一个更穷村子的乞丐

那时,他蓬头垢面,身子臃肿矮小
一件破棉袄露洞百出,认不出颜色
他会走路,但多数时半躺在向阳的一面破墙下
他会说话,但多数时保持静默
除非,有人向他挑衅
他像老绵羊一样哀嚎一声:咋啦嘛

一根歪曲的棍子时常攥在手里
多数不是为了打狗,而是为了防御我们
他很少走进哪家,偶尔去了
站在门外也不说话
等到主人出门看见。能不能施舍
要看主人家里,是否有剩余的饭食

如果哪位孩子手里拿着一块窝头
他会眼神发亮,一直紧紧盯着
出于戏弄,掰很小的一小块扔给他
他的手,像狗接食一样迅疾伸出来接住
瞬间投进嘴里,也有更调皮的孩子
偷着捡一块小石子投给他

他每村里,都要待上好长时间
有时一月两月,有时更长
等到再也待不下去,才背着那个很破的被卷
蹒跚着离开,那离开的身影
像一坨晒干了的牛粪,慢慢滚落

那时,人们都叫他红鹅
抑或也叫红饿,或者魂昂
(这些词在我们的方言中读音一样)
那时他没有户籍,更没有身份
后来听说他死了,尸体也被野狗吃了
他没留下一个准确的名字,甚至
连灵魂也没留下
  评论这张
 
阅读(20)|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