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塞上闲人

把快乐记下,把幸福留住;把情感记下,把爱心留住;把生活记下,把生命留住……

 
 
 

日志

 
 

请允许与您告个别  

2015-05-18 10:47:37|  分类: 散文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在网易,一位交往了近三年的朋友,悄无声息的离开了。代管他博客的朋友告诉我,他回了湖北的老家。那里有他的父母、大姐。读过他文字的人都知道,这是他多年的心愿。十几岁离开老家在外闯荡,他闯出了自己的一片天地。现在做为一位七十多岁的老人,他终于落叶归根。这也是人之常情。只是,他离开的时候,没有告诉任何一位网友。曾写过两篇关于他的文字,一篇《行路的老者》,一篇《人性的感动》。我以为,我们之间可以一直交往下去。难道我们之间就这样永远离别了吗?

如果可能,请允许我与您告个别……

 

附:《行路的老者》


        六十多年前,在中国中部的一个村子里,一个少年在村野骑着黄牛,手里捧着一本并不是很厚的书痴痴地读着,以至于忘了回家,母亲用并不响亮却十分温暖的声音召唤着。几年后,在父亲严肃而慈爱的目光中,在那双大大的手的搀扶下,他走出了那个村子。
        三十多年前,一位雄心勃勃的中年男子,怀着一腔抱负,在许多人羡慕的岗位上施展着他的才华。一路顺风,很快走上了他理想的仕途之路。但仅仅几年,他毅然做出了一个决定,退出仕途,去走一条新的冒险之路。
        而今,一位七十出头的老者,在一个又一个建筑工地,不时地闪着他的背影。他用脚步丈量着一栋栋拔地而起的大楼和一座座横跨江河的桥梁。用眼睛测算着每栋大楼的价值每座桥梁的重荷。
        那个痴痴读书的少年是谁?那位毅然决然地退出仕途的中年是谁?那位频频出现在建筑工地的老者是谁?我似乎有点不太清楚。

        可我知道,他是因为母亲微笑着的谎言而走出村子的。他是有点对官场的风气不太适应而改变自己人生的。他是年逾七旬之后才拿起笔开始书写自己人生感悟的。
        大凡在人生路上走过来的人都会有这样的疑惑:是我选择了人生,还是人生选择了我?如果是自己选择了人生,那么他对自己人生之路选择对了还是错了?多半人难以说的清楚。

        一个能选择自己人生道路的人,是能把命运掌舵在自己手里的人。一个能把命运掌舵在自己手里的人,应该不会选择错自己的人生之路的。只是这样的人不是很多。
        其实,一个人选择走什么样的路,原本没有对与错。因为在通往目标的每条路上都有不同的风景。或许走了捷径并不是一件很好的事情。因为有时欣赏沿途的风光比达到目标更为重要。
        但是,无论选择什么样的路,他终归要回到原来的出发点。当你回到这个出发点的时候,忽然觉得自己所需要的东西其实并不是很多。无论曾经付出了多少,创造了多少,很多很多都不是自己能享有的。而真正需要的只是母亲慈祥的微笑,父亲鼓励的双手。是人间最原始最纯贞的温情。

        尽管这样,路总是要走的。人们不会因为需要的不多就停止自己的脚步。不去品尝酸甜苦辣又哪里知道人生的味道究竟是什么!不去走路又哪能看到一路的景色有多么的美丽!
        很多人只管走路却忘了欣赏沿途的风景。于是不懂得怎样去珍惜自己,忘记了人生的许多况味。这样的人像一部永不停息的机器,直到磨损到彻底颓废。
        也有一些人,只懂得享受安逸,一味不动,到头来把自己像僵尸一样包裹起来,直到终老的那一天。

        这个我不太熟悉的人却与别人不一样。他把自己的人生装点的丰富多彩。他在原本短促的人生道路上做了多次跨越。这每一次跨越都应该是极其艰难的,而他的跨越看起来却是那么轻松,那么精彩。他只把这样的跨越当做行路的一个部分,而且就这样行了几十年。
        直到七十出头,他仍然走走歇歇,歇歇走走。这样既不累着自己,又让自己身体各部位充满着无限活力,通体放射着一种令人动魄的魅力,以至于不由让人要投去艳羡的目光。

 他究竟是谁?我真的不知道。不过我想,只要你走进他,一定会真真切切地认识他的。

 

《人性的感动》

 

一个人的社会不需要写文章的,两个人基本也不用,两个人说话就行,三个人以上才需要写文章。写文章的目的在于交流,而交流的原始则是因为热爱生活。
——引自博友境外清风的日志


        人生活在这个世界上是需要交流的。交流的意义在于人与人之间能够相互了解和沟通。不同的生活方式会有不同的交流手段,而文字无疑是交流的最好手段之一。
        我是一个喜欢用文字交流的人,我写文字的目的也在于能与人达到很好的交流。我觉得在文字中更容易看到一个人的品行修养,也更容易走进他的内心世界。
        我的文字多是记录自己真实的心情和身边真实的生活。因此,读别人文字的时候,也总喜欢读那些写自己和自己身边生活的文字。
        然而,即使是写自己的,那些只摆花架子的文字我却不喜欢读。因为那些摆花架子的文字多讲究文字外在的优美,而忽略了内在本质的东西。这大概与我本人的性格有关。
近日连续读了网友境外清风的一些文字,对他的文字我特别地感兴趣。所以对他的文字感兴趣,是因为他的文字是从内心深处流出来的,而且在他的文字中一点也看不出花架子来。非但如此,他的文字有一种特别的感染力,让你读了总想再读。

文字所以能让人反复阅读,是因为作者在他的文字中注入了自己最真实的情感。但是,仅仅注入真实的情感也不能说文字就有了反复阅读的魅力。这种情感只有能引起读者的共鸣,必须是人性中共有的东西。这样的文字读起来才更能让人感动。

对于一个不是要靠写作谋生的人来说,他不会努力寻找自己要写的东西的。他只是想把他蕴藉半生的情愫表达出来,想把自己满怀善意的心用文字的方式显现出来,想把自己几十年人生的感悟抒发出来,想把人性中美的东西展露出来。在他不是很多的文字中,到处能看到这种闪着耀眼光彩的东西。

境外清风在博客中展现出来的文字并不是很多,在这些不多的文字中,写亲情和友情,写故乡和故乡亲人的内容却不少。这也许与他几十年的流浪生活有极大的关系。

因为他是七十岁才开始写作的,所以在他的文中往往看到的是一个老者的形象,听到的是一个老者发自内心的声音。这样的形象闪现着的尽是慈祥的面孔,这样的声音闪耀着的都是人性的光辉。当然,做为一个游子,他的内心有着无限的怅惘和无奈,但你不会因此看到一点消沉的迹象,你能读到的多是对于生命的乐观。

我们不妨读读这样几段写故乡和亲人的文字,来体味他用文字带给我们的感动。

假如你在梦里见过那个充满忙碌和萝卜干味的村庄,那你和我一样,那里有我父母和长辈滴下的汗水。那一群曾经天真的贫穷的少年永难再见啦!假如你经过我家的房子,请你记起我,那是我留在那里的唯一记号;当你将要回到那个村庄,请你告诉前辈和孩子们,外面的世界有时接不住泪水留下很重。我知道明天还有一群迫不及待想看世界的孩子,他们正期待着日月的旋转,重复着我们的脚步,但谁又能挡得住这世代重复的悲哀。

儿时的玩伴他们都已成为很多孩子的祖父,不知在他们喝得一塌糊涂的时候,会不会唤起我的名字。我将在遥远的长夜于炉边宁静的睡梦中轻轻合上眼睛看那一群少年一幕一幕的回放。

——《故乡》

母亲走的时候眼中含着泪花,我们在泪光中相互道别。我跟母亲在一起生活了51年,而我跟她的感情却不知多少年。
母亲走了,很多风景散了,但她仍然在我们的口碑中永生。很多年后,当我想起山里那个漆黑的夜晚,已经不那么害怕,因为那个晚上,父母亲其实也在。而冥冥之中,我仿佛看到一个牧童在对面河边摘下一束花,挂在牛角,随着笛声越走越远……

——《母亲》

古老的明月啊/ 把千年的过往摔破/只取关于我的那块片/给我当年的孩子和他的父亲吧/我想念他//不,不要鄙视有人妄想留住时光/不,不要笑话一个老人的痴/会的,一定会的/想念一个人,将会无边无际

——《想起父亲》

我返回故乡,没有多少人认识我了,留在村里的老房子成了我在那里生活过的唯一印记,当人们从那里经过,年长的会告诉孩子们,这一家人早搬走了,不会再回来了,早年种下的树也不知所踪……我坐在黑黑的屋檐下,有种说不出的酸楚。即使人已归家,心却已在无家的感觉之中,那个曾经给我遮风避雨实在的家,已随着父母亲的离去而一派苍凉。跟路过的每一扇低矮的院子门前吃早饭的人告别,他们黝黑的手臂,在深秋的早晨有些凉意的阳光中举起来,像召唤归巢的鸟一样跟我作别。或者,人生的悲剧性实质,还不完全在于想得得不到,而在于走向前方、到处流浪时,又时时刻刻惦念着正在远去的和久已不见的家、家园和家乡。

——《怀想故乡》

落叶归根,是我老了吗?母亲,你不是要我到外面的世界看看吗?我流浪的脚步就是你密密缝合的针脚,破旧的背包仍在,即使天涯我也要归来,找到了天堂我也要归来。我要去拾取你的笑容,脚步和风,用你的爱做油灯,放在心里,一辈子不忘回家的路。

这个世界能留得住我的不是房屋,能带走我的也不是道路,是母亲望子成龙的心。没有什么声音能够使我隐姓埋名,也没有什么风能够吹断我对母亲的思念。

是该回去了,去看那棵生下我,让我因成长而绿又让我因成熟而黄的大树。还有,在落叶里沉睡着的母亲,我要踩着温暖的地毯去看望母亲,告诉她我此生流浪的际遇。

——《流浪在远方》

母亲的柴垛越垛越高,母亲却越来越矮,为了不让我们全家在冬天挨冻,她捡起一节节枯木的枝丫,犹如把那些破碎的日子一一点缀,然后,把温暖交到我们的手中。母亲在灶坑底下点燃的红色昏暗的火焰,成了那些夜晚里唯一可以握住的暖暖的手……

能够留住人的不是房屋,能带走人的也不是道路,是母亲的谎言。我花了很长的时间去争取财富,却发现母亲要的不是这些,她要的只是像小时候一家人在一起的生活。终于,在某个湿气较重的夜晚,她像提前买好的车票,从容上路。如果是这样,她又何必教会我太多呢。

这那里是梦境,是我半个多世纪以前的生活。如今我已到人生的秋天,西风渐紧,夕阳将要老去。秋天就是这样,把过往的叶子纷纷抖落,把人的思念纷纷挂上枝头,一层层落叶铺在梦开始的地方,我要踩着温暖的地毯去看望母亲。母亲也像落叶,从灿烂的枝头缓缓地落下来。只是,她像一只疲倦的蝴蝶,坠落了,就没有再醒来。

——《一生的梦》

境外清风的工作原本是与写作不沾边的。或者也许因为工作太忙,无暇拿笔。但一个人能不能拿笔不在于他工作的性质,而在于他是不是需要拿笔,什么时候拿笔。有的人从会写字就开始拿笔,而且拿了一辈子,却并未见得写出多少能让人不忍释手的东西。有的人拿起笔只是想把自己将来可能要闲置的心重新让它运作起来。境外清风应该属于后者。他所以拿起笔不是要在写作上成就一番新的事业,只是不想让自己将来因为身体和年龄的原因离开他的工作岗位后清闲下来,只是想把自己将来的日子过得更有意义一些。

一个人即使身体闲了,但精神是万万不能闲的。身体闲了,可以到周围散散步,带妻儿外出逛逛山水。这样不至于使身体器官尽快老化。精神闲了,大脑停止了运作,那么人就会衰老的更快。

境外清风非但身体没有闲,他更不想把精神闲下来。今年七十一岁的他依然做着他已经做了几十年的工作。尽管随着年龄的增长,他可能要闲下来了,但为了使自己的精神不致空闲,在他七十岁的时候开始拿起了笔。他拿起笔不是要写自己平生的经历,也不是要晚年成器,而只是想把内心蕴藉了半生的情感和感悟表达出来,以致能使自己的余年过得更加充实。这是一种人生的态度,也是一种做人的智慧。

这样的人是值得尊敬的,这样的人生是值得欣赏的,这样的生活是值得借鉴的。

一个人活着的意义不在于他为社会创造了多少财富,而在于他对于生活的热爱程度。境外清风是热爱自己的生活的。这种热爱,对于一个游子来说,首先会表现在对亲人和故乡的思念中。这是人性中最基本的东西,也是最能让人感动的东西。他在自己文字中所折射出来的这种人性之光,会让每个读他作品的人都深深地感动的。

最后,我将《望乡》中的几句歌词送给他,送给这位远离故乡的老人,愿这段歌词与他一起度过飘泊的生涯。

 

回忆内似是梦一场

各人和事似是仍一样

长街上满是熟悉人

笑容仍然似艳阳

回忆外却是漫天凉

处人群内也是仍孤独

离乡后我是异乡人

每回头望觉路长

盼我家乡朋友都快乐

而父母也健康心舒畅

你于思海仍那么漂亮

离别你每天都觉漫长

如他日再聚一场

各人和事有没仍一样

涂改是岁月专长

有谁能没变样

风 它孤身走天涯

但风不需故乡

知不知北风吹时

愿你不要着凉

  评论这张
 
阅读(155)| 评论(2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