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塞上闲人

把快乐记下,把幸福留住;把情感记下,把爱心留住;把生活记下,把生命留住……

 
 
 

日志

 
 

一场提前举办的婚礼  

2012-12-28 21:58:02|  分类: 散文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今天,我参加了一位同事给儿子举办的婚礼。这本来是一件喜庆的事,我却像在心上压了一块石头,怎么也“喜庆”不起来。

婚礼本来原定在腊月26日举行的,结果提前在今天举行了。这是在几日前才改变的。

所以改变,是为了让我的这位同事能够亲眼目睹儿子的这次婚礼。

婚礼定在今天早上11点举行。10点多,我从家里出发,到婚礼现场正好是11点。但是,现场来的人却并不多,新郎新娘却早早地守候在那里。与几位同来参加婚礼的朋友落了座,每个人的表情都显得很沉重,没有了往日参加婚礼的那种喜悦。

约12时,大厅里陆续坐满了参加婚礼的客人。婚宴终于开始了。就在这时,我的这位同事被两位亲人搀扶着走进礼堂。他是从医院直接来到婚礼现场的,所有人的目光都投向他……

这就是一年前还与我一起工作的那位同事吗?这就是26年前我刚刚参加工作时,与我在村里那所小学一块教学的那位“大哥”吗?

我不相信!

26年前,我以一个公办教师的身份,到他们村去教学。他还是村里的一位民办教师。那时,我19岁,他30岁。

26年前,我到他们村里教学时,没有吃住之处,他把我带到家里,吃他家的农家饭,住他家的土炕。

26年前,我失去父亲不久,心情十分悲痛,成天打不起精神。白天上课,放学后,独自拿了书到山上去读。而他白天与我一块教学,放学后与妻子上山去经营家里的责任田。晚上,几乎天天陪我到十一二点,让我度过了最难熬的那段时日。正是因为他的陪伴,我才渐渐地从失父的悲痛中振作起来。

26年前,我喜欢读书,他从几十里外,与认识的人找来书给我读。

后来,工作需要,我调到中学任教了。而他一直在村里。

我调入中学后,我的生活一直很拮据,他经常把家里种的菜拿来给我吃。也经常把自己家并不宽余的钱借给我用。

后来,国家照顾民办教师,有了对民教的招转政策,他也成了一名公办教师。他调到乡里的中心小学任教了。

后来,我也到了中心小学。直到去年,他到了离岗休息的年龄。他离开了中心小学。

今年3月,他觉得胃不舒服,到医院做了检查。检查结果,胃癌。但医生没有告诉他,只告诉了他的儿子。我也不知道。

暑假的时候,我到他家去看他,看不出他有大病的迹象。他对我说,现在能吃能喝,没什么大事。

一个多月前,我打电话问他,他说,自己没事。不要弄得沸沸扬扬,像他真有什么病似的。我便放了心。

前些天,听说他住院了。我又打电话问他,他还是说,我没事,住几天院,打几天吊针就会好的。

今天,参加他儿子的婚礼时,我见到了他。但他已经不是暑假时见到的那个他。那时,他看起来还像个健康的人。

今天我见到的他,更不是26年前的他。26年前的他,像一座铁塔。

今天见到的他,已经很虚弱,很消瘦,几乎没有了人的摸样……

婚宴快要结束,我到他休息的地方去看他。他依然说,自己没什么大碍,做个小手术就能好。可是看到他的模样,我已经全明白了。但我还是对他说,是的,好好配合医生,治疗一段时间会好的。

我知道,这是骗他的话,也是骗我自己的话……

今天,我又点燃了已经戒了很多天的烟。因为我的胸口实在堵得慌……

26年前,正是在这位同事的“诱导”下,我才学会吸烟的。那时,我因失父而疼痛……

今天,我又破了戒。我为一位热心的“大哥”有如此遭遇而疼痛……

 

附:《昨天,我送走了一位兄长》

       2011年12月13日,写了日志《一场提前举办的婚礼》,说的是我人生中很重要一位朋友,也是我的一位兄长。2012年1月31日,农历正月初9,他与世长辞……他的儿子第一时间打电话告诉了我。这在我的预料之中。

       昨天,与几位朋友一起去他老家为他送行。没有见他的遗容,不忍心去见。只想让他一路走好!

       他是我工作时的第一个同事,也是与我一生共事最长的同事。从我刚刚参加工作,到他离岗。虽然中途因工作所需有分开的时候,但我们经常保持着往来。

       他是我生命中最重的一位朋友,也是最让我牵心的朋友。从结识他到他离开人世整整26年。26年来,我从没有忘记过他。他也时时牵挂着我,关心着我的生活。

       他是一位最有义气的朋友,也是一位最让人信赖的朋友。为了朋友,他可以牺牲自己的一切。但他从不标榜自己。

       他是一位可以让你任意撒气的朋友。工作中遇到不快,你可以任意在他身上倾洒。他从无怨言。遇到棘手的事情,他总是出面。哪怕给自己捞一身骂名……

       他曾经是一位农民,当民教后于90年代转正,成为一位“国家干部”,但他一直保持着农民的身份。离岗后为了儿子,在城里买了房子,他也住进城里。他住进城里还不到二年。

       去年农历8月,他为大儿子办了婚礼。11月,又为二儿子办了婚礼。去年,他57岁。可是,他还没有孙子。

       他是我的同事,也是我的朋友,更是我的兄长。昨天我为他送行。愿他在天国安心,也愿家人平安!

  评论这张
 
阅读(112)| 评论(1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