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塞上闲人

把快乐记下,把幸福留住;把情感记下,把爱心留住;把生活记下,把生命留住……

 
 
 

日志

 
 

家乡记事二题  

2012-12-25 10:50:44|  分类: 散文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人死了其实就是一抔土》

       去年冬天,堂弟来电话说,他爷爷(爷爷的哥,我的大爷)的坟露顶了,要我们回去处理。未等我动身回家,他又来电话说,山不空,不能动土,日子看在今年正月。

正月16凌晨,堂弟来电话说,准备于当天回去,给大爷重修坟墓。早晨,我、大哥、堂哥驱车出发,约9时许回到了老家。吃过早饭,我们来到大爷的坟地,见大爷的坟果然开了一个大口子。

大爷大奶奶去世已经三十多年了。刚去世的时候他们并没有埋在这里,当初他们是埋在老家的后山的。过了几年,他们的孙子们流年不顺,问村里的“神”,说是大爷与大奶奶在作怪,孙子们便把他们迁在现在这里。

大爷与大奶奶活着的时候,是很善良的人。我小的时候也得到他们的宠爱。他们对自己的孙子更是呵护备至,从不使性。不知为什么死了之后就要对自己的亲孙子“使坏”,弄得他们自己也不得安宁。

大爷活着时一表人才。尤其是那把胡子,常常让我不由得想用手去捋捋。虽说那时他们的日子过得不怎么样,我还是时而能得到一些口福。最让我牵心的是每年正月初一,为爷爷奶奶磕头后,我会第一个跑过去给他和大奶奶磕头。不为别的,只为得到一颗糖吃。

在我上初一的那年秋天,大爷去世了。我们几大家子一起为大爷办了丧事。到学校去的时候,婶子还给我带了办事时吃剩的油糕。直到现在,我依然记忆如初。第二年春天,大奶奶也跟着大爷走了。

现在,大爷和大奶奶的坟露了顶,我们这些晚辈自然得为他们重修坟墓。不能让他们无室可居,天天露宿在外。

今年的正月,天气特别的冷。到了坟地后,刺骨的冷风让人直打哆嗦。好在出发的时候,我们准备了柴火。尽管如此,各种工具依然如冰,让人难以紧握。地面更是坚硬如铁,铁楸使在地上,像碰在钢板上一样。

按理说,我们这一辈人都已四十多至五十多岁,这样的苦力活该下一代出手了。他们大都二三十岁,正当年轻力壮。然而,与我们一起来的几个侄子,未曾动手就一个个畏缩了。谁让他们这一代人从未出过一点苦力呢!像这种艰难的活还得我们这些“老头子”们出马。

只是,如果我们这些“老头子”们到了老死之时,他们能不能把我们也这样妥善地安葬?这着实让人担忧!

下午时分,塌陷的动土终于挖完了。剩下的事情是清理墓室,并为大爷和大奶奶捡骨头。堂哥是这方面的行家,他知道人的骨头有多少,那个部位有怎样的骨头。如果要在这样一大堆土里找全两个人的骨头不是一件很容易的事情。所以这个任务由他完成。

堂哥清理大爷和大奶奶骨头的时候,我也在一边帮忙。看着拣出来的那一块块骨头,我不禁想,这就是我那一表人才的大爷吗?他那长长的胡须哪里去了?活着的时候,除了大奶奶,还有人为他动过心吗?他年轻的时候风流过吗?也许……

然而此时的大爷,除了能看得见他的几片骨头之外,剩下的只是一抔土。

清理完墓室,太阳已经落山,寒流如滚雪般袭来。侄子们早已躲进车里,我们这些“老头子”们也终于耐不住这样的寒冷,很快收拾工具回家了。

第二天,又是我们这些“老头子”,抱石头的抱石头、修墓室的修墓室。直到太阳快要落山,才把墓室修好。晚上,堂兄家请了“神”,像给刚去世的人办丧事一样,准备了“纸幡”、“镇瓦”等,并摆了一个简单的“道场”。第二天早上太阳未出山,我们就来到墓地,把大爷和大奶奶一块安葬了。

现在,他们终于又有了可以遮风挡雨御寒避暖的窝了。愿大爷大奶奶从此安息!

 

《凋零的家乡瓷业》

昨天下午,再次与同事去周边的山里去“踏青”。这次我们选择的是十多年前还十分兴旺的树凉沟制瓷厂。说是瓷厂,其实也就是民间的的一种小作坊。

爬过一座大山,沿着弯弯曲曲的一条小路,我们来到要去的目的地树凉沟。没走几分钟,瓷厂很快就映入了我们的眼帘。

家乡的瓷业大约有近百年的历史了。有一个村子,村名叫做瓷窑峁,这说明瓷业在家乡兴起确实有些年头了。另外,老早以前,百里方圆的人都把我们这里的人称作“瓷人”,其原因就是因为这里很早以前就把烧瓷当做了一种产业。

人们所以把我们这里的人称作“瓷人”还有另一层意思,就是说我们这里的人像瓷一样呆板、不会来事。其实这只是外乡人对我们的一种调侃。当然“瓷人”这样的称谓也不完全是一种调侃,它有另一重含义在里面,那就是实诚可靠。

说起家乡的瓷业,曾经也是很红火了一阵子。特别是改革开放之后,周围很多人都是凭着瓷业富裕起来的。烧瓷的工人师傅们不说,单就卖瓷这一行当就使周围几个村子的人摆脱了贫困。那时,周围几个制作瓷器的村子里,几乎所有的劳力都加入了卖瓷这一行列。

卖瓷不像种田,它不分季节,一年四季都可以去做。那时,家家户户都有了自己的牲口和拉拉车。每逢出发,那声势可谓壮观。我的一位老师写过一部小说叫做《车辚辚》,说的就是家乡人卖瓷的故事。后来,随着卖瓷业的发展,三轮车逐渐取代了拉拉车,有的甚至用55马力的拖拉机拉着去卖。可见,那时家乡的瓷业是何等的辉煌。

那时,瓷业所以这么红火,是因为生产责任制之后,家家户户打得粮食多了,没处存放,所以大量需用这样的瓷器。用瓷器存放粮食的好处是防潮隔热,存放多年都不会变质。

过去家乡人经常遭受灾害,被饿怕了,所以有了粮食不去卖掉,而是留着防止再次遭受自然灾害。后来,即使遇到受灾的年月,收成也可以达到一年度日。所以这样的做法慢慢改变了,人们每年收入的粮食不再大量存放,而是能卖的全部卖了,所以也就不再大量的需要这样的瓷器。

到上世纪90年代,家乡的瓷业逐渐地凋零了。家乡人也不再把卖瓷当做发家致富的一种途径,很多人开始另谋出路。有的人选择了外出打工。但是,更多的人选择了去做生意。因为有曾经卖瓷的经历,家乡人做起生意也是得心应手。这样富起来的人更多了,有的甚至成了亿万富翁,百万千万的更是不计其数。“瓷人”这个称呼也逐渐被人们淡忘了。如果没有卖瓷的经历,家乡人不会富的这么快。

现在“瓷业”在家乡彻彻底底的消逝了,留下来的只是一些无人问津破败不堪的作坊。也许再过一些时候,连这样的作坊也要彻底的消失。那时,不知人们还会不会记得曾经让家乡人辉煌过的瓷业。也许不会!

  评论这张
 
阅读(73)|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